欢迎访问中国硬笔书法网!
 
绘画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绘画 »

中国壁画(前言)(一)

时间:2006-08-02 18:52   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   作者:佚名   点击:...

中国壁画(前言)(一)


从广义上讲,绘制在建筑物的墙壁上或岩石上,以及其它如洞穴壁上的壁画、图案,都可以称为壁画,而绘于岩壁上的绘画亦称“岩画”。在建筑物上的壁画,大致可以分为粗地壁画、刷地壁画、绘制壁画、浮雕壁画、马赛克镶嵌壁画以及其它工艺材料壁画等等。传统的刷地壁画又分湿壁画和干壁画。中国古代壁画一般以绘制场所的不同而区分,有店堂壁画、寺观壁画、石窟壁画、墓室壁画、民居住宅壁画等。现代壁画主要目的是建筑装饰,与建筑物及周边环境的协调、融合是最重要的,材料更加多样化,具有更持久的耐久性。

 

研究装饰壁画的起源,挖掘美感形式,探讨审美的观念,这是至关重要的。

 

有关装饰美的观念,早在原始社会就已产生萌芽它的起因,不同流派的史学家和美学家有着不同解释,归纳起来,可以分成两大类。有一派认为美之产生,是由于人类自身的本能,就像吃喝拉撒睡一般,是生理的、感官上的需求;另外一种说法,提出美是派生出来的,而不是与生俱来的,它起源于生产劳动,而它的存在又具有功利作用。

 

原始人类所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生存,只有在生存环境得以保证并有所改善,早期人类才能产生美的要求,而美的要求,也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所以说,美的产生与存在,与生存相关。从现存的资料可以看出,先民们的装饰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对身体的装饰,这种装饰又可分成身体之外的(如纹身、扩大耳垂等);二是对劳动工具的装饰,如石斧的雕琢等;第三类装饰是对环境的装饰,如洞窟壁画、岩画等等。有的美学家认为早期的装饰具有功利性,比如纹身就不像后来的京剧脸谱是为了好看,而是用来吓唬同类或其它动物;在比如用兽骨、牙等做成的项链,用来显示猎人的战斗力,记录所猎杀的动物的次数。还有一种说法,人体装饰被认为与性有关,他们为了讨好或吸引异性而在身体的某些部位进行美化、装饰。在人体自身进行装饰,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祭祀,装饰形式是具有象征性和神秘性的,颜色的使用往往鲜艳而强烈,隐喻着生命、生死、血液等深层含义。石刀、石斧这一类工具的装饰则完全出自功利的演化,原始人在追求锋利、便于使用的基础之上,逐渐发现了形式感,如对称、均衡等等,而这些形式感就是形式美法则的内容之一。

 

涂抹、描绘或镌刻在洞穴中、崖壁上的原始壁画,据说是与图腾崇拜有关;也有的人认为是一种能动行为,与如今的公用建筑装饰功能一致;还由的视其为文字的早期现象,用以记录某些事、物或者用来与别的族群相交流。

 

原始部落生活中的图腾崇拜产生了原始装饰的一部分。图腾(TOTOM)是原始民族家借某种动物或植物作为特征符号,以表示其社会组织或部落的血统。也有些原始民族并无所谓的图腾,但他们要供奉某种自己创造的形象符号,如鸟面人身像等等,这也可以被当成图腾文化之一种。这种对特殊符号的崇拜,就叫做图腾崇拜。图腾崇拜被视为原始宗教的发端、宗教艺术之起点。

 

对艺术起源的不同认识导致解释点各不相同。然而,除了以上分析的各种原因,恐怕不能避开娱乐和感官享受方面的因素。在原始生活状态下,人们的主要活动也都在此举行。最早的洞穴壁画的创作这也是作品的仅有欣赏者,他们的创作是为自我服务,没有别人的评价,也不需要讨好于谁,他们是自由、散漫的。

 

原始时代,是一个比较漫长的时代。但相对于地球及人类的发展,即使是从原始社会算到今天,也还只是非常短暂的。据地质学的研究,地球已存在46亿年以上了,由据考古学的现有成果,表明人类在石器时代以后才不过四千年左右。原始社会的石器时代,有23百万年的历史,被分为旧石器时代、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我们现在所要研究的壁画历史,大约要从新石器时代以后说起,也就是距今有57千年的历史。

 

最早之壁画历史,似乎可以从岩画、洞穴壁画开始。公元前3世纪我国的战国时代就已有记载,如《韩非子》、以及汉代的司马迁的《史记》、北魏时期郦道元的《水经注》,都记述了一些有关岩画的资料。据统计,中国的原始岩画群遍布19个省区,100余个县(旗)。

 

在几十种结论当中,最有说服力的,是认为岩画的图像主要用于记事以及早期文字产生的萌芽,它是人类最原始的“石壁文化”。中国南北方各地的岩画,多以猎人、弓箭、动物以及植物形象为主,从中可以看出明显的谋求生存之目的,其年代多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另一些岩画与生殖、巫术等内容有关,以一些较为抽象的图形隐喻反演、生智方面的崇拜。这些岩画的产生,大致在新石器时代,公元前4000年左右。

 

岩画在我国分布的地区比较广泛,内蒙古、新疆、宁夏、甘肃、青海、四川、云南、广西、西藏、以及江苏、福建等地方比较集中,大量存在着新石器时期的原始岩画。研究岩画的困难点主要在它的内容是什么?它们的创作年代怎样?目前比较可靠的研究方法,一般使用考古学的放射性碳—14来断代,并结合出土文物来推测岩画年代;当然,结合古文献资料、研究其工艺手段、艺术风格、民族学和民俗学方面的相关材料,也是非常重要的。岩画往往都石质较差,天然腐蚀严重,这也给研究工作带来了困难。当下比较统一的认识,认为它的起始大约在新石器时代,其下限在唐、宋;或者是分为三期:第一期在春秋战国以前;第二期在秦汉、南北朝时期,第三期由唐宋至西夏。面对岩画图像,一般反映生活场面的比较容易理解,如狩猎等;但另外一些较抽象或完全抽象的图像,就不那么容易辨认了,如有些图案就是反映早期生殖繁衍方面的内容,直接描绘生殖器官,或使之抽象化,就很不容易判断。但无论如何,作为一种原始艺术,洞穴壁画也好,岩画也好,它确立了中国绘画的线性造型语言,开启了壁画艺术的先河,滋养了青铜艺术、汉代石刻艺术的表现技法,也奠定了汉字的结构形态。总之,作为一种原始艺术,岩画有着独特的美学价值。岩画以简单的造型语汇、简朴的形象意识,奠定了中国绘画——尤其是壁画的雏形,开始了环境装饰的先声。

 

远古岩画的造型语言确立了中国壁画的线型框架结构,它以最基本的造型元素点、线的组合来完成画面结构。这种表现方式,自唐代以降,形成了中国壁画程式性特征,即造型手段的三平:平面构图、平面造型、平面设色。

 

早期人类认识世界、表现物质的方式,与人类童年的智力情况比较形似。如观察与表现太阳,就以圆圈及放射性光线来完成牛和羊等动物的侧影、持弓箭的人形等等,不关心细节以及色彩的斑斓变化,而关注于结构的本质特征。这种先型语汇直接导致了中国绘画一脉相承的审美原则。

 

岩画对于后世壁画的重要启迪还在于造型的抽象化和符号化,这种审美共识生成岩画形象的简洁、生动、鲜明,具有一目了然的抽象之美,早期的象形文字(也有人称之为“图画文字”)由此而诞生,如山水日月、鹿马牛羊等等。这种以线造型的意念规范,对后世各种造型艺术都有明显的延续痕迹。

 

以上所述的岩画之特点,从许多遗留至今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内蒙古乌兰察布山石岩画,生动的刻画了原始猎人的狩猎场面,表现了原始人类谋求生存的斗争状态;除此之外,还有多组群舞的形象,疑是在表达收获后的愉快心情;而另一些人对着太阳膜拜,具有神秘色彩,与早期宗教崇拜有关。内蒙古另一处比较集中的岩画群集中在阴山,有大量舞蹈场面,所描绘的人物都戴有头饰,身上佩有饰物。江苏连云港将军崖岩画刻绘在一块平整的岩石上,有多处人面形象、农作物以及抽象向符号,有很多种破译结论,普遍认为与祈祷式的宗教活动有关。新疆也有多处岩画群,所表现的内容更加丰富,有狩猎、放牧、征战、舞蹈以及建筑物等等,其中的狩猎场面惊心动魄,一群猎人围住一头野牛,手持长矛、拉弓射箭,具有很高的艺术表现能力。而在甘肃、青海等地的岩画,则与后来出土的彩陶装饰纹样则有许多共同之处,由此可以断定它们的大致年代和当时人物的生活环境及生活状态。

 

宁夏的贺兰山,集中了成千上万的原始岩画,形成了中国北方最大的早期壁画画廊。贺兰山崖画属游牧民族的艺术创作,艺术手法活泼自由,题材有动物、植物、人物和含义不明的抽象画面;对人物的表现最为丰富,有狩猎、舞蹈、交媾、膜拜等等。

 

云南岩画是整个南方系统岩画的重要代表,广泛分布于怒江、澜沧江、红河和金沙江等流域。其中在沧源、麻栗坡等地最为集中。它们的表现技法完全不同于北方,贺兰山和阴山的岩画实际上是岩刻,以可糟的方法雕琢在岩石上,以凹线造型。而云南岩画的特点在于技法上使用涂绘为主,到目前为止,共发现有50余处。云南岩画的描绘形象更加丰富,形象也更加生动,有戴面具人物、有配尾饰人物、牵牛人物、狩猎人物;动物有牛、猴、蜥蜴、蛙、蛇、象、猪、鸟等;还有太阳、月亮、云霞、星辰等;穴居、房屋、道路也在表现范围之内。

 

福建仙字潭摩崖石刻是东南沿海地区有代表性的早期壁画,它的特点是高度抽象化和符号化,介于图像与文字之间的形式,所表达的内容,是人们对自然以及超自然现象进行抗争的奋斗记录,是形象思维的创造性标志。此处的岩画与阴山、贺兰山、乌兰察布等地相距数千里,但在表现方法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如舞蹈人物形象、如人面形;在工艺上都采用敲凿或磨刻将画面刻在岩石上。

 

古代的壁画艺术,由岩画、洞穴壁画,一步步走进住宅,登堂入室,进而发展到住房的顶部,逐步走向成熟。尽管原始人类的简陋建筑早已不复存在,但我们仍可以从现存的气它出土文物上进行推断,分析与之相关的事或物,找出原始岩画与建筑壁画之关系。在世界各地,有大量原始岩画实例存在,在非洲、欧洲、美洲等许多地方,都可以发现这种早期的文化现象。

 

原始社会后期,氏族公社开始解体,贫富不均的现象日益明显,私有制逐步显现出来。中国历史进入夏、商、周时期,开始了奴隶制阶级社会。

 

夏代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自禹到桀十七个帝王,其都城迁移频繁是因为那时的社会经济结构依然以牧业为主。夏文化已有较成熟的陶器制作,玉、石、骨、纺织工艺也得到较大发展。据《尚书》记载,这个时期“筑倾宫、饰瑞台”,可以推想其建筑壁画已初具规模。“装饰”泛指修饰、打扮,或者掩饰、美化的意思。装饰一词出自《后汉书.梁红传》:“女(孟光)求作布衣麻屦、织作筐缉绩之具。即嫁,始以装饰入门。”壁画即为建筑装饰之一种。当时的壁画内容,我们可以从当时的其它装饰推测。如夏的晚期,铜器的铸造已达到相当的水平,装饰纹样比较丰富,其内容正如《左传》记载的那样:“昔峡之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为之备,使民知神奸。”君权的确立,需要政治上的稳固,礼教的作用很大,壁画艺术开始承担了一部分警戒社会民心的作用。由于建筑物不易保存,壁画也随之淹没,在秦王朝之前长达3000年的历史当中,没有任何壁画的遗存。

 

上、周、春秋战国时期,随着建筑的发展,壁画艺术也兴盛起来,从周到汉代的殿堂壁画相当发达,《孔子家语》中记载当年孔子参观周代的明堂,见到过壁画“尧舜之容、桀纣之像”,而且画出了“各有善恶之状”。这些记录还不足以使我们了解当时壁画艺术的全貌与特点,但至少说明周代有以历史故事为题材的壁画,这种艺术形式被统治阶级借以作为宣传工具、教育工具,起着“成教化,助人伦”的作用。先有宏伟的蓝图,再有建筑物的形式,而建筑内外又缺少不了相应的装饰壁画,这是一种艺术规律。但我国的历史传统中,往往视工艺为形而下的低贱工作,极少把它们纳入历史记载,所以当时的建筑壁画成就,也只有片言只语的评语,即使是这样,那些描述也往往简单、抽象,充满了不实之辞。比如《诗.小雅.斯干》中对宫殿的描述如跋斯翼,如矢斯棘,如鸟斯革,如翚斯飞”,“殖殖其庭,有觉其楹,哙哙其正,哕哕其冥”等等,只是虚无的描写了建筑的堂皇、敞亮、真实尺度却不得而知。

 

至战国时,规模更加宏大的壁画开始出现。王逸《楚辞章句》为《天问》所作的序中,提到楚国有先王之庙、公卿祠堂,图画着山川天地、神灵怪物、古时圣贤等等。正是这些感人至深的壁画,使读画着屈原大有所感,写出了有名的《天问》。

 

当时已有职业的宫廷画家,称为“画史”,齐、鲁、楚、宋都有这样的画家。《庄子.外篇.田子文》中,就提到画家的个性张扬,说有一画家应召入宫,解衣盘礴,裸身作画。这与战国时期的社会变革以及诸子百家的争鸣风气有很大关系,说明当时对艺术创作的开明与自由。后来,“解衣盘礴”成为张扬艺术个性、寻求创作自由的代名词。据为数极少的文字记载,我们可以推想当时的画家风貌。刘向所撰《说苑》中提到齐国有个画家叫敬君,齐王建造九重台以后,便命敬君进行装饰,绘制壁画。绘画历时数载而不能回家,敬君思念他的妻子和家人,就画了一幅妻子的像每日相对。

 

对当时的绘画风格和技法,我们只能参照帛画和其它的工艺装饰。那时纸张还没有发明,绘画只能是壁画、画缋和帛画,只是材料的不同。古时“玉帛”并称,以视其贵重,是财富、权力的象征。战国时期的帛画,至今发现有四件,其中《龙凤人物图》、《御龙图》比较能说明问题。《龙凤人物图》帛画于1949年在湖南长沙被发现,是我国现存的最古老的绘画。图中有一个妇女的侧身画像以及龙与凤鸟,描写巫女为墓中死者祈福,龙、凤的形象已表示引导死者升天,这是楚人墓葬的一种习俗。画图以墨勾线,描绘细腻,向我们展示了那时的基本绘画面貌。《御龙图》发现于1973年,它画在细绢上,画中有一留着胡须的男子,腰挎长剑,手握缰绳,驾驭一条巨龙。人物的衣饰飘带迎风飞舞,可以明显看出构图的运动方向。这幅作品所表现的死者乘龙升天的美好理想。以单线描绘,平涂设色,有些局部加以渲染,还少量使用了金白粉彩。此外,春秋战国时期的漆器装饰也给我们提供了参照,单线勾描,辅之平涂色彩。以图案化的表现手法进行壁画创作,可能是那时比较常见的风格。

 

孔子虽然没有直接评论画理,但从他一贯的画评之中,肯定了壁画的社会功能,比如对周代明堂壁画的评价,能画出历史人物的善恶,有教育后人的作用;此外,孔子的“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说,把对自然景物的描绘与道德观念联系起来,对后世士大夫阶层的审美意识有很大影响,使他们以此为标准营造人文环境;庄子是道学的创始人,他的“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理论,对后世影响巨大,顺其自然、虚静淡泊,成为后来画家们所追求的思想境界。

 

秦朝崛起于战国纷乱的后期,但其统治时间很短。尽管他有众多画家、作品丰富,但兵灾频仍,使遗留后世的美术作品很少,壁画更是无从发现,只能通过其他造型艺术品种加以推论。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率并没攻破一个诸侯,就“写放其宫室”,也就是把诸侯国的宫殿描摹成图,然后到咸阳重建。当时的诸侯国宫殿都十分讲究,魏、燕、赵、鲁、楚都各有特色。其中最著名的是齐国,,齐国的首都在现在的山东淄博临淄,它在当时持续建设了630多年的历史,城镇规模严整而庞大,有完整的城、郭,也有宫殿、台阁。齐都的城墙残垣至今还能见到痕迹,一些在实际中记载过的有名建筑也被陆续发现了基址。从已经挖掘出土的花纹方砖、瓦当等建筑构件上可以看出,当时的建筑规模之宏伟,装饰之华美,引起秦国的高度重视。陕西所出土的秦汉砖、瓦之饰纹很显然是学习了前者,使秦国的建筑及壁画装饰都得以提高。

 

瓦当有成“瓦头”,是简瓦前端的遮挡部分,蔽护檐头,起固定和美化作用。最初出现于四周,为半圆形,后来演变为圆形。从西周至元、明、清各代,瓦当在式样、花纹上都有所不同,明显体现出各时代的风格。陕西扶风的西周晚期大型基址上,曾发现很多不同形式的简瓦,瓦当的纹饰与青铜器的风格相近战国时期的瓦当大致分成素面、花纹纹饰、文字装饰三大类。齐国瓦当以树纹为主、燕国多用饕餮纹、还有很多瓦当使用文字为装饰。对瓦当的研究在北宋时期就引起了学者的注意,清代的研究者更多。

 

所谓“秦砖汉瓦”是说明这一时期建筑装饰的辉煌,汉代瓦当以动物装饰最为优秀,除了造型完美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以外,兔、鹿、牛、马也是品种繁多;秦代瓦当以莲纹、葵纹、云纹最多;秦宫遗址出土的巨型瓦当饰以动物变形图案,与铜器、玉器风格相近。可以推想,建筑的其它结构和装饰如此华美,建筑的墙面不可能是素面的。秦代的建筑相当可观,如名振千百年的阿房宫,其间雕梁画栋,壁画、壁饰充满各个角落。据说陕西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曾发现郭咸阳故城建筑基址,出土了一部分壁画残片,图案以红、黄、蓝、黑等颜色绘成,色彩鲜艳,变化丰富,风格雄健。颜色使用矿物质材料,能够保持很长的时间。这一时期的建筑壁画,一般都按以下的工艺步骤完成:现在墙体上涂一层厚约0.5厘米伴有草灰的细泥,再刷涂一层很薄的石灰然后在白底色上绘制壁画。壁画结构层牢固耐久,色泽历久变化不大。从现存的秦宫壁画残迹中,可以看到人物、车马、楼台以及树木、植物等等,线条运笔流畅、平涂设色,豪放大气。

 

研究汉代壁画,必须与汉墓联系在一起,一是汉代的墓室壁画有一定的说教意义,它以通俗易懂的画面指导人们辨别是非;二是因为墓室壁画有一定的纪念意义,有一些重要题材是反映墓主人的生前生活;三是因为汉代尚厚葬,墓室壁画的艺术风格基本上能反映出现实生活中的绘画水平。;再就是通过研究墓室壁画,并与墓室中的其它文物——如帛画、玉器、漆器等相比较,能完整的对汉代壁画风格有所认识。

 

壁画附着于建筑,两汉建筑不可能保留至今,所以我们能够看到的,都是墓室壁画。

 

墓室壁画有它特殊的目的性,并不像一些美术理论家们一味赞扬的那么好,其装饰性同时也充落了迷信和压抑。装饰性壁画在两汉时期被广泛绘制,殿堂、住宅等建筑上都有,其主要的造型语言和题材内容都不可见,这是个憾事。汉墓壁画在东北、内蒙一带有多处发现,河北、河南、甘肃、山东、山西等地也有一些壁画被陆续发现,这些壁画普遍场面较大,内容也很丰富,以表现墓主人的生活场景为多,有多处墓室中都有车马出行的场景;在墓室中绘画门卫、仆从的形象也比较多见,希望墓主人在阴间能继续得到仆人的服侍。河南密县汉墓、内蒙和林格尔汉墓中都有“百戏图”内容的壁画,有欣赏者、表演者,一遍宴饮、一边表演跳丸、倒立、飞剑等百戏节目,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构图饱满;画面细致,人物衣饰、饮食餐具都一一刻画清楚;表演者姿态各异,色彩不同,活泼而有序。内蒙和林格尔东汉乌桓校尉墓的壁画,有数百人物组成浩大的“出行图”,各种级别,各种装扮的兵士,显示出墓主人生前的气势;画中还绘有殿堂屋宇、城郭森严。整个画面构图大气,用笔奔放。

 

    历史故事也是汉代壁画所表现的一个重要内容,河南洛阳汉墓中有“鸿门宴”故事;洛阳卜千秋墓壁画有人手鸟身的仙人‘洛阳老城汉墓画了春秋时期发生的“二桃杀三士”故事等等。此外,汉代壁画还有描写日常生活,如厨房劳动、汲水洗涤、收拾鸡鸭、处理鱼肉等场面;画鬼绘神,也是汉代壁画中常见的内容,如“四神”、“伏羲、女娲”等等,与当时的画像石的风格比较一致。

 

汉代壁画以线描染色技法为主,也有没骨画法。前一种画法与楚墓帛画有承继关系,但在衣纹勾勒、细部结构描绘等方面有了很大改进,技术上有很大进步;设色以平涂为主,用色也更加丰富而变化多端,红、黄、绿、青、紫、黑、白、赭石交替使用;勾线填色的画法对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人物画有直接影响。另外一种被人们长期忽视的壁画形式当属“画像石”和“画像砖”,有的以浮雕形式出现,有的以绘画形式出现,但从艺术语言上讲,都应归于壁画一类。

 

画像石是古代门楣、石窟、祠堂、墓室、棺椁等的石刻装饰画。汉代最为盛行,魏晋南北朝及唐代也不乏优秀作品。内容有历史故事、神仙云气、社会生活、生产场景等等。表现手法上分为阴刻、线刻、阳刻等。山东、河南、四川等地分布比较集中。孝堂山画像石雕群位于山东长清县孝堂山顶,为东汉时期的石刻壁画珍品,为东汉章帝、和帝时期墓地祠堂壁画。祠内东、西、北三壁和隔梁石上共36组画面,抓要纳入诗词主人的生活场景,如车骑出行庖厨宴饮、狩猎百戏等等。在横贯三壁的画像下面注有“三千石出行图”表明祠主人的官职。雕刻技法以阴线线刻为主,线条洗练、疏密有致、形象简朴。山东的另外一处著名画像石出自嘉祥宋山,共有9块,1978年出土。这批画像石雕刻精细、形象生动,全部采用浅铲地阳刻技法,局部以线刻手法使整个画面既有大关系方面的整体感,又有细部的刻画,其艺术价值很高。江苏徐州画像石可分前后两期,前期为东汉早、中期;后期为东汉晚期。画像内容可分四类:1、表现生产活动的纺织、牛耕等画像;2、反映墓主人生前生活场面,如宴饮、出行等;3、神仙、动物、东王公、西王母、神话故事等;4、孔子、老子、周公等人物的历史故事。相对来看,早期花相比较简单;晚期作品人物较多,构图复杂,反映出石刻壁画走向成熟。河南洛阳的画像石以装饰墓室的门、立柱和壁面。内容丰富,以动物性行为多。南阳汉代画像石以浮雕为特点,外轮廓用铲地法使其凸起,用阴刻线条刻画出动物的结构。。造型粗犷、技法古拙,神态刚劲有力。陕北地区东汉画像石分布于绥德、米脂、榆林等地,目前所发现的大量画像石,风格接近,内容雷同,基年材料证明它们都是和帝、安帝时期的作品。所反映的内容一般包括:耕织狩猎、宴饮乐舞、神话故事、历史故事、日月天象、卷草云纹组成的二方连续等。在技法上略有不同的是,不再是用阴刻线条刻画细部,而代之以朱色或黑色勾线描画。画面构图明朗,形象的外轮廓清晰,拓片如剪纸的效果。四川郫县在1972年发现了画面极为精美的“满衍角抵和水嬉画像石”,上排人物均戴假面作戏,动作夸张而优美,下排人物在船上和水中嬉戏,船周围有鱼、蛇、鸟等动物,场面热闹而不混乱。

 

画像砖石与画像石同一时期的艺术形式,可视为一种小型壁画,或称壁饰。它的功能是作为建筑或墓室的构件,也有装饰画的作用。战国时的出现,秦代得以发展,两汉达到繁荣盛期,汉以后逐步衰微。画像砖的形式以浅浮雕、线条阳刻为主,采用木模压制。有的单砖单画面,有的由多砖组成一个画面,现代大型壁画的拼装受此启发较多。四川画像砖内容丰富,画面精巧、几乎每幅作品都是独立完整的装饰画。如成都画像砖的“弋射图”、“收获图”、“井盐图)等等,即使动地反映劳动、生产场面,又体现了汉的装饰艺术家的智慧和才能。四川画像砖还有非常抒情的山水风光内容,如:“采莲图”、“莲花图”等,池中有鱼、水上有莲、莲间有舟、空中有鸟,诗意盎然。诗意盎然。河南也是画像砖比较集中的地区,其内容题材与广泛流传的历史人物、动物植物、歌舞百戏等大同小异,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

 

汉代的画像石、画像砖与同期的帛画、漆画都有一些共同性,与壁画更是具有“血缘关系”。在艺术表现上以大的整体感为主,善于刻画有代表意义的细部,突出对象的个性特征,表现人物、动物对运动规律;场面构图上,抓住最具情节变化的一瞬间,使之凝固成布局得当的画面动势;善于处理气魄宏大的场面,尽管有的壁画人物众多、场面复杂,但都能在主题设立上主次分明,运用分段描绘、大小错落等巧妙的手法,,取得明确的视觉效果。

 

汉代宫廷有专门机构管理壁画从业人员,设立“画室”,广招画工,著名画家毛延寿就被汉元帝时的史籍所载;据唐代美术家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汉武帝、汉明帝都爱好文艺,曾设画室,安排画官按照皇帝的意图作画,这种宫廷“画室”为后来所设的“画院”树立了榜样。汉代帝王为表彰有功人员,多以绘制壁画等形式为之歌功颂德,如为表彰抗击匈奴有功的大臣,就将他们的事迹绘于麒麟阁。另有文载汉显宗为纪念前辈功臣,把二十八位将军的相貌画在南宫云台上,并记上他们的名字。这些壁画在绘制形式上,都有一定的规格。这一时期,画家开始出现不同的阶层和档次,一种为宫廷画家,服务于皇室,有的还有官职;;一种为文人画家,虽刚刚出现,为数尚少,但已经具备了一些影响力,以文学出名,又善绘画;一种是民间画工,这一类画工主要是壁画作者,他们为各地方政府的官厅、墓室、宅院等绘制壁画,地位不高,不见记于史籍,被视为工匠。

 

宗教壁画是我国壁画艺术的一个重要分支,先有佛教壁画、再有道教壁画;从附着体上有石窟和寺观建筑之分,它们随着宗教的兴衰而发展变化,从东汉开始,历经各代,甚至一直延续至今。石窟寺的开凿和兴盛,随着佛教之传入中国而发展起来。石窟中除了大量的石雕佛像、泥塑佛像以外,就是遍布各个角落的壁画。较早的石窟壁画当属新疆的克孜尔千佛洞,它位于拜城东约50公里处,其中最早的作品是东汉时的遗物。现存的二百余个洞窟中,壁画的题材全都是围绕佛教故事创作的,称为“本生故事”,艺术手法上明显带有印度犍陀罗文化、当地民族文化和中原汉族文化相融合的迹象,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产物。新疆石窟壁画虽然是佛教题材,但它在造型艺术上所体现的人情味,表达了古代的美学观念,产生无穷的生命力。菱形方格的画面分割结构,是新疆石窟壁画的主要形式,这也是古龟兹艺术的特点之一。在洞窟的券顶上,以菱形方格为基本单元,进行连续组合,形成图案变化。在变化中求统一,这是一种巧妙的艺术处理手法,在结构上看似一致的菱形方格,其实每处都有自己的面貌,使广泛流传于民间的佛本生故事生动、感人,用活灵活现的画面冲击是人的思想意识。新疆克孜尔为代表的壁画,普遍采用工笔重彩的画法,有的结合以纯的白描,相互衬托,形成别致的效果。这种效果所形成的凹凸感并不同于自然的光与影,不受固定光源效果的支配,它的完整性仍然是浅浮雕式的平面化处理。

 

最为著名的甘肃敦煌莫高窟,始建于366年,历北魏、西魏、北周、隋、唐、宋、元各代,壁画现在还能看到4500平方米,是中国壁画的宝库。装饰性的画作与以装饰为目的,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它们的产生在时间上有很大的差别,以装饰为目的壁画是在比较晚的后来才出现的。敦煌壁画的目的是宣教佛法,以高超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他们承继了汉代艺术的成熟风格,并受到了外来影响,从内容上把佛经故事与神话传说结合起来,以人们喜闻乐见的传统民间形式表现出来。这种高度概括和丰富想象的壁画语言把内容与形式相统一,寓教义于绘画欣赏之中,为我们提供了极有美学价值的壁画艺术珍品。

 

十六国.北魏(公元304-534)时期的壁画,主要是佛教故事和佛像,承继了汉代绘画的一些特点,又受到了一些来自中亚西亚地区的艺术风格之影响。中国的佛教艺术,都与宣传释迦牟尼的事迹故事有关,信徒们把许多民间故事、神话传说都加在佛祖身上,使之成为某种象征和精神寄托这一时期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舍身饲虎图”,在一个独立的壁画上,描写三个太子在出游的过程中遇到母虎食子;三太子为救虎仔,舍身饲虎;另外尔太子悲痛欲绝;;父母拾骨筑塔等情节。整个画面打破自然时空状态,严谨的整合起来,色调抑郁、气氛低沉。还有一幅“鹿王本生”故事,也很有名。被神鹿救起的溺水人为答谢恩情,要当九色神鹿的奴仆,神鹿说只要别去告诉别人我在哪儿就行了。溺水者发誓不说,否则就满身长疮。王厚欲取鹿皮,于是国王令贵赏知情者。溺水人背信弃义,贪财卖友,并带人去指认九色神鹿。其结果就像壁画上描绘的那样,溺水人满身长出了疥疮,而九色神鹿当面指出溺水者的忘恩负义,国王为之震动,严令禁止猎鹿。此幅壁画以山峦、树石为构图上的自然分割物,故事情节按横向排列顺序延展,每一段的情节都有说明文字。另外,“尸毗王割肉伺鹰救鸽”、“得眼林”等故事壁画,也都在构图、色彩处理、造型上具有高度的艺术技巧,有浓郁的装饰趣味,是杰出的壁画经典作品。

 

隋代(581—618)的历史尽管非常短暂,只维持了三十六年,但在莫高窟这个艺术殿堂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经变在这一时期逐步替代说法图,以线造型的民族绘画手段使画面更加细致;构图上充分利用空间,佛像的服饰华丽超过了前代。

 

唐代(618—907)是中国历史上最繁荣的封建时期,壁画艺术也随之迈进一个具有独特风格的新时代。唐代敦煌壁画大部分是以佛祖为中心,构图上左右对称。为使更多的普通人能够接受,壁画开始打破人与神之间的界限,现实生活中豪门贵族的宫殿亭台、伎乐歌舞都在壁画中成为天国的境象,而充满想象力的飞天在空中起舞散花,产生神妙的感染力。“经变”的意思就是佛经的变相,把经文变成图画。唐代壁画最为省兴的是“净土变”,宣扬今生来世之间的因果报应。通过艺术家们的想象力和高超的绘画技巧,虚幻奇妙的佛法世界展现在观众面前。供养人的画像也是唐代壁画重要内容之一,大部分供养人的画像被绘在经变的下方,也有在经变里聆听说法的供养人,供养人的是从都以较小的尺寸显示出来。有些达官贵族的供养人壁画场面宏大,如“张仪潮出行”、“宋国夫人出行”等,人物仪态优美、衣饰华丽,反映了当时的历史面貌。

 

五代(907—960)是唐王朝垮台以后的一个短期割据时期,敦煌壁画的新创作品较少,主要工作是翻修、重建。这一时期的壁画以供养人最为突出,有些与真人等大,表明姓名、官衔,人像描绘细致,造型被平面装饰化处理,衣饰图案上可以看到西域各族的风格特点。从总体上分析,这一时期的壁画与晚唐有所不同,晚唐的壁画比较软、松,上面提到的“张仪潮出行图”是晚唐时较好的作品。五代时期失去唐中期的雍容华丽,但有严谨的特点。这种风格与当时的“院体”影响有很大关系,发展至宋代,“院体”风格走向高峰,并处现僵化显现,略显艺术趣味不浓。“天清问经变”是这一时期较好的作品,以绿色为主,装饰特点非常明显,但只停留于表面,艺术水准不高。

 

宋代(960—1279)的壁画题材以菩萨为主,不像以前有那么多的佛经故事。相比前代,由于可开凿的空间非常有限,这一时期所建新窟已明显减少,莫高窟的规模已基本定型。宋代敦煌壁画的代表性作品是“五台山图”,以四十多平方米的尺度描绘了五台山为中心的城镇与乡村,其中有山川、河流、寺庙、市井、各色人物、各色建筑,对地理特点和标志性建筑物的描绘基本写实。宋代敦煌壁画的佛教气氛渐失,洞窟的尺度都比较大,但显得空泛,面有多少可资欣赏的实际内容,不见了北魏、隋唐时期的那种艺术气质和吸引力。“五台山图”没有宗教信仰的那种狂热,而是更加理性,像是地理导示图。

 

西夏·元(1038—1368)这一时期的敦煌壁画已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辉煌,敦煌也不再是佛教的圣地,密宗的出现使佛教的派别发生裂变,元代的千手千眼佛像为前代未曾有过也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佛教密宗绘画的发展,是由于统治阶级竭力提倡喇嘛教。石祖忽必烈尊重喇嘛首领八思巴,奉为“帝师”,号称大宝法王西方佛子,并下令全国各地兴建喇嘛寺。这个时期,宗教和政治紧密结合,喇嘛教徒公开参与政治活动。因此,寺院密宗应运行起,而石窟开凿几乎不再进行。

 

莫高窟的壁画家们没有留下姓名,他们一笔不苟地持续描画了近十个朝代,到元代已近尾声,保留至今的壁画洞窟近五百个,成为中华民族及至全人类的优秀文化遗产。敦煌壁画以及艺术创作上的智慧与力量至今都在影响着我们的壁画创作。

 

中国的佛教石窟壁画,除了敦煌莫高窟以外,还有著名的山西大同云岗石窟、很暗洛阳龙门石窟、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等等,都有很多壁画遗存,它们与敦煌莫高窟(包括榆林窟)被合称为中国四大宝窟,是中国壁画的博物馆。

 

榆林窟在甘肃安西县城南约70公里处,离敦煌一百多里,现存洞窟41个。大约始凿于北魏,五代、宋、西夏、元各代均有建造。县遗存壁画1000余平方米,内容有佛像、菩萨、佛经故事以及花卉植物、装饰图案、供养人像等等。中唐时期的大幅西方净土变、莫勒变等壁画,场面宏大,结构严密,色彩艳丽,线条流畅,与吴道子的画风遥相呼应是唐代壁画的精品。五代至宋时期的壁画,逐渐形成程式化风格,活力减弱。西夏壁画中的供养人像均着西夏服饰,题记亦使用西夏文字元代壁画的水月观音像金碧辉煌,而密宗曼陀罗体现了时代风格。榆林窟壁画与敦煌壁画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为整个敦煌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榆林窟的供养人像最具特色,其中曹议金夫人像最有代表性,装饰性很强,以圆形弧线为造型特点,体现在脸庞、发式、领口、地毯等位置,给人以柔和的视觉效果;而背景中的柱子、衣裙的折纹等直线,与弧线形成对比,显出柔和中的庄重。色彩处理成暖色为主,画面没有色彩上的强对比,散布着许多绿色的小点,使画面色彩活跃、丰富。构图上的特点明显,仆从的尺度与主人的尺度差别不大,好像站得远点,并利用柱子分隔空间、使画面均衡、和谐。

 

纵观中国壁画,佛教壁画占据着一个较大的比例。佛教传入中国的确切时间说法不一,共认的原始考证材料为《三国志.魏志》注引《魏略》中的几句话:“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二年),博士弟子景卢受大月施王使尹存口受浮屠经”,这可能是中国人之佛之始。佛教石窟造像及壁画艺术随之传入中国,按现存遗址的走向分析,主要由西北路线—也就是丝绸之路一线;有从锡兰(斯利兰卡)到广州一线;有从尼泊尔到西藏、从缅甸到云南一线,显示出从印度一带渐渐传入内地的播散脉络。

 

天水麦积山石窟壁画群,位于甘肃天水是东南45公里的麦积山,现存壁画约1000余平方米。其中北魏时期壁画较多,其中飞天造型比较有特点,线条流畅,色彩亮丽。莲花装饰图案随处可见,营造出浓厚的宗教气氛。洞窟顶部以及四壁都绘有内容连续的佛经故事、大型经变等。麦积山壁画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西方净土变》,人物和建筑众多,构图复杂而严谨,气势宏伟。这是中国石窟壁画中年代最久远、面积最大的一幅净土变。

 

炳灵寺石窟壁画也是中国壁画史上不可缺少的一章。窟址位于甘肃省永靖县西南35公里的小积山中,现存从西秦至明清各代的壁画近一千平方米炳灵寺石窟壁画与其它石窟形式一样,是与石雕或泥塑一起共同表现佛教艺术的壁画所表现的艺术形式,与雕塑完全不同,它对石窟建筑不仅起到装饰作用,也能表现更加丰富多彩的内容。在这些壁画中,我们可以看出不同时代的特征和艺术风格。西秦的壁画主要在169窟中,完成于建弘元年(420年)前后,主要内容有佛像、佛经故事、供养人像、装饰

(责任编辑:admin)
名誉顾问:庞中华 张华庆 顾问:丁谦 李冰 王讯谟 陈联合 李景杭 张宝彤
艺术指导:王臻良(湖北) 高继承(陕西) 司马武当(河南) 崔国强(湖南) 李书忠(四川) 刘胄人(广东) 沈鸿根(上海) 吴全仁(内蒙)
熊洁英(辽宁) 郑文义(黑龙江) 谢连明(吉林) 寇学臣(河北) 何霞辉(贵州) 王惠松(江苏) 薛祥林(安徽) 高方荣(海南) 李岩选(山东)
刘旭光(江西) 陈亮(重庆) 林普霖(福建) 徐小又(美国) 张炳煌(台湾) 许雪明(香港) 陈颂声(澳门)

站长兼总编辑:长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络总监:赵克礼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站法律顾问:刁品纯 技术支持:湖北大鹏网络

网站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天仙路西湖明珠清风苑5-1-101室 邮政编号:432000
专用邮箱:zgybsfw@163.com 联系电话:0712-2822612 13871880721 13272466110 鄂ICP备14004049号 Copyright® 201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