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硬笔书法网!
 
书论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书法理论 » 书论 »

李 松:我对自己的字从来就没有真正满意过

时间:2019-11-26 22:11:23   来源:本站   作者:匿名   点击:...


李松(木公),1950年出生于天津市。师从欧阳中石先生,首都师大书法专业毕业。现为中国书协楷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中国书法》杂志刊授部指导教师。书法作品曾参加第三、四、五、六、七、八、九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全国第五、六、七、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览,第一、二、四届全国篆刻艺术展,2005中国美术馆当代名家提名展。并获第六、八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全国奖。论文散见于国内诸专业报刊,并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著有《草书技法》、《行书技法》、《楷书技法》、《书法创作大典·行书卷(合著)》等20余部著作、录像、光盘。

●我现在的字,书坛有不少评价,其中肯定与否定都有,这是正常的。因为,艺术永远没有绝对的完美与完善,尤其是否定意见,更会引起我的思考。

●实际上,我对自己的字从来就没有真正满意过、感觉良好过,和我非常亲密的同学、朋友和学生,都知道我一直是这样自我判断和自我认知的。我和他们交流的时候,经常征求他们的意见,或者干脆自我解剖。解剖到隐秘之处,又往往是他们所未能侦及和猜解之处。我的自剖是深刻、直白、苛刻的。这绝不是谦虚,而是本能的自觉。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式的批评,对朋友们的字,我也一样直说。

●我觉得我现在的字,还处在“过程”之中。从学习魏碑开始计算,直到今天,还只能是“今天”的阶段。就像赵本山和宋丹丹表演的小品《昨天 今天 明天》一样,我已经走过了艰苦的“昨天”,正走在“今天”。对于“明天”,我只能向往,是一种梦寐以求的向往,一种“人书俱老”式的朦胧向往。

昨天——我在魏碑道路上已艰苦走过了20年。

明天——就是指上天给我的时间。我相信自己还会有20年的路要走。

今天——正好站在两个20年的中间。

●“人书俱老”是任何一位有志向的书法家所要追求的终极目标。

●我现在确定不了更宏观的目标,我知道,随着对书法艺术认识的不断深入,太远的目标都是非常朦胧的。

●我现在的字,还存在“巧盛”的问题。表征细腻、整饬、工稳,我自己总结一句话“含糖量比较高”。从技巧的层面来看,这或许不算是问题。如果站在风格的角度来看,这是我目前最需要思考、解决的问题。在这一重要的课题上,我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路。我是这样反省的:最根本的依据是——风格即人。也就是以人论风格,而不能以风格套人。人,指的是一个人的审美定势和审美取向。每个人的审美定势都不同,即使大体相近,也有局部的区别与差异,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独特的个性必然会形成独特的审美取向和审美定势。这就是思考与判断的基础和依据。

●鉴于此,就必须认清“我是谁”的问题。李松是谁?是张飞?是鲁智深?是许仙?是贾宝玉?自忖,都不是!李松如武松,类林冲,似赵云。骨子里的东西是劲健而不彪悍、潇洒而不柔弱。我只能扮演武松、林冲之姿,装不了张飞、宝玉之相。这是与生俱来的,无力改变,更不能强行扭曲。我只能走武、林之路。这是我固执倔强的定位。如果有人站在鲁智深的角度批评我的字缺乏野朴狂狷,或站在许仙的立场说我的字不够婉约柔腻,那还真没说到点子上,根本没点准我的穴位。在我瘦颊的脸上粘上再多的黑毛,也不像张飞。训练5年、8年,脸上涂上再厚的脂粉,我也说不了吴侬软语。

我非常固执地认为,无论如何我永远不会走也走不了雄强霸悍、野逸飘逸之路和娟美流利、纤巧温腴之途。这是我对书法所抱的原则。

目前我的字与这样的定位还有相当的距离,其结症在“含糖量”上。甜的成分与我本真的定位存在一定的差距。这就是我最痛苦的地方,也是我最需要解决的难题。

●从整体审美意识系统考察,各种各样的审美是没有高下优劣之分的,他们只有品格之差、类别之异。所以,站在张飞的立场嘲许仙,站在贾宝玉的角度讥鲁智深,这种评价与批评方式是浅薄的。或者,用单一、单纯的审美标尺来衡量所有的对象,更是缺乏学术品位和学术深度之举。

●我会坚定地走体系化的道路。我认为,所谓的“体系”是指整个魏碑楷书的全息领域。它不只是包括古代的经典,同时也包括非经典的部分。经典是被大家所广泛认可的那部分,一些非经典的东西,只是现在还没有被大家所广泛认可而已。其实,在非经典的那部分中,有些比经典还要经典。这需要一个被逐渐认知的过程,一旦被人们所广泛认知,它就成为新的经典。我们尊重经典,但不能迷信经典。

●体系化的道路,意味着取法的泛化与广博。我的取法观念是:不绝对地迷信“取法乎上”,而是站在自我的立场,“合我者,取之,用之;不合我者,观之,赏之”。以“取法乎当”为旨;以“取法乎用”为归。“当”,适我者也;“用”,为我者也。我一直是在这样的理念下取用古法的。调整技巧与风格的统一与和谐,不断地在临帖中取“醇”去“糖”。

●我研习魏碑一路走来,有几个明显的阶段。以八届国展获奖作品为分界线,《我的碑学之路》一文总结了前期的学习历程和教训。八届国展之后的这几年,我确定了《魏碑体系研究》这个不小的课题。将20余年来搜集的各种魏碑资料进行全方位的梳理,并一直在研究中。同时临习了大量的墓志、石刻和造像。

我的思路是在缜密的研究中,一是探究魏碑独特的艺术原理;二是检索发现并整合符合我的书法风格的艺术元素;三是不断地取舍已经掌握的技巧语素;四是在实践中果断运用和调整。

●我还有一个毫不动摇的理念,就是无论怎样调整取舍,无论怎样置换改良,一定要保持“魏碑基因”的纯正性。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就丢掉魏碑的根本了,这是不能突破的底线。采取“一舵默航”的态度,苦心孤诣,独行自信。朝自己梦寐以求的境界跬步以进,不管时下东西南北怎样“飚风”,我风依旧。

(《书法报》2009年第28期,原标题:昨天 今天 明天——我的书法自白,作者:李 松)

(责任编辑:柳长忠)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书法理论
名誉顾问:庞中华 张华庆 顾问:丁谦 李冰 王讯谟 陈联合 李景杭 张宝彤
艺术指导:王臻良(湖北) 高继承(陕西) 司马武当(河南) 崔国强(湖南) 李书忠(四川) 刘胄人(广东) 沈鸿根(上海) 吴全仁(内蒙)
熊洁英(辽宁) 郑文义(黑龙江) 谢连明(吉林) 寇学臣(河北) 何霞辉(贵州) 王惠松(江苏) 薛祥林(安徽) 高方荣(海南) 李岩选(山东)
刘旭光(江西) 陈亮(重庆) 林普霖(福建) 徐小又(美国) 张炳煌(台湾) 许雪明(香港) 陈颂声(澳门)

站长兼总编辑:长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络总监:赵克礼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站法律顾问:刁品纯 技术支持:湖北大鹏网络

网站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天仙路西湖明珠清风苑5-1-101室 邮政编号:432000
专用邮箱:zgybsfw@163.com 联系电话:0712-2822612 13871880721 13272466110 鄂ICP备14004049号 Copyright® 2014-2016